您在這裡

追求良知至高的善 人人都是正義的守護者

任教於文化大學哲學系同時也是台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顧問的連福隆教授,在 9月21日「國際和平日」參加由七國十七個團體在美國、台灣各地舉辦的「良心覺醒 國際論壇 II」,藉由哲學的批判與思辨,反省台灣近日發生一連串食安、公安問題,希望透過全民對良心的思辨與覺醒,尋求台灣解決危機與再造永續發展的契機,並肯定每一個人只要有良知,就是正義的守護者。

 
任教於文化大學哲學系連福隆表示:法律最後一道防線,不是那些爛法或是戒嚴法,而法官的良知,我認為每一個人只要有良知,就是正義的守護者。  

連福隆引述十八世紀批判哲學創始者康德墓誌銘上的話:「有兩件事讓我越想越感到敬畏,一個是在我之上閃爍的晨星,一個是在我心中永恆的道德律。」康德認為人的理性道德律,就是上天放在你心中的法律,然而心裡的道德律、良知良能更遠超過法律的神聖性。

既然良知是好的,為什麼台灣社會產生這麼多法律、食品、社會、教育的危機?連福隆曾與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瓦德羅主席進行討論,認為如同馬克思所說,在現實的社會裡,良知遇到了貪婪、慾望、權力慾,就產生了自我異化,意即人跟自己的本心、本性疏離了,而台灣的問題源自於結構性犯罪,來自於法律、立法委員、執政者,甚至來自於反對黨,一群沒有學過法律的人或是黑道背景的立法者來制定法律、稅法,而由通過國家考試的大法官來執行,台灣人在異化的社會裡面,永遠是一個受害者。他直言:「法律最後一道防線,不是那些爛法或是戒嚴法,而法官的良知,我認為每一個人只要有良知,就是正義的守護者。」

在教育現場連福隆常提醒學生:「未來你們是領導人,你們是總統的頭家,你們要受到好的教育」,他引述康德《實踐理性批判》表達對未來領導人應具備的政治道德,而政治道德有三個先決條件,第一個是「至高的善」,第二個是「人的自由」,第三個是「靈魂不滅」,所以良知展現在這個世界上:第一個我的良知裡面有一個至高的善,是我一生要去追求。第二個我是一個自由的人,我必須要尊重別人的自由,讓別人也跟我一樣的自由。第三個是我現在所做的事只要對人是善,就是有永恆的意義。

關於甚麼是良知的能力,連福隆提到:第一個就是自我批判的能力,第二個是尊重別人跟你不一樣的良知,第三個是要有堅強的意志,發揮良知最高的善。而如何以堅強的毅力與勇氣,讓良知最高的善能夠發揮到極致,他談到:人家說「良知」是上帝的聲音,也是上帝刻在人心中的律法,一般人會為了利益馬上把它抹滅掉,但是真正服從最高的善的人,會用一生的力量把最高的善實踐出來。

「良心時代運動」發起人洪道子博士指出:「教育的精髓在滋養人之所以為人」的本善之心,也就是那顆光明慈悲的良心,有了良心明燈的指引,應用在做人處事,就會產生良心人物和良心企業;運用在施政上,官員就有智慧以良心良策服務人民。透過全球世界公民教育,引導全人類的良心覺醒,從根本著手,各面向的教育計畫作為將會水到渠成。」相關「良心時代運動」全球發展狀況與響應方式,可以上良心時代運動網站www.aneoc.org 了解,也歡迎各界共同響應宣言連署活動。